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xy003.xyz

这个活动对小弟来说非常重要! 拜託大大帮忙评
【活动】农曆七月就是要看鬼片 恳求评分!
 /forum.php ... 74&pid=85593902

第一章

  「你做不到的。」小琪挑衅的说着。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我和我的女朋友在家里闲晃着,我们在泳池旁
天南地北的聊着,然后,就聊到了这个话题。
  「我才不相信你能催眠我。」她有着一头长而笔直的秀髮,大约162公
分的身高,穿着轻便的背心和热裤,其实我们现在还只是朋友,可以我心里早
已经把她当作我的女朋友了,当然,我从来没有对她提过这件事。
  我父母几天前出国去了,而我妹不知道去朋友家参加派对还是什幺的,总
之现在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我家非常的宽敞,无论在房里怎幺鬼吼鬼叫
也不会有邻居过来关切的。
  小琪长的算是相当的漂亮,而且她一点也没有其他女孩子的那种骄纵,在
我眼里,她总是那幺的安静而羞涩。
  「我敢跟你打赌,如果你失败了,我要你在这个泳池裸泳。」
  通常我不喜欢和别人打赌或接受什幺挑战,但是这次不同,我研究催眠术
好几年了,我总是不时的幻想着,能够真正的操纵一个人的意识是怎样的感觉
,当然,想像和真正去做是不一样的。
  她在泳池旁的一张凉椅坐了下来,对我神秘兮兮的笑着,「怎幺样,你敢
吗?」
  我当然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没问题啊,」我回答她,「不过我们先回
到房子里,这里实在太热了点。」小琪想了一会儿便答应了,然后我们决定到
我房间来进行。
  我要她脱掉鞋袜,让她在床上躺着,然后我找了两个枕头给她垫着,让她
可以比较轻鬆的看到我,这时我的内心感到兴奋不已,竟然能有这样的机会,
在这样舒适的环境,而她就躺在那里被我催眠,可是我却想到,虽然我读过那
幺多有关催眠的资料,虽然我看过那幺多催眠表演,可是我却从未仔细的想过
怎幺开始催眠一个人。
  我在心里不断的想着曾经看过的方法,最开始,我一定要让她放鬆。
  「快点啦,我已经準备好了。」她转着眼珠催我。
  「好吧,」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先闭上妳的眼睛。」她大概还不相信我
能催眠她,所以完全配合着我,她闭上双眼,两只手叠在肚子上方。
  接着我让她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慢慢的靠近她,準备开始对她进行催眠

  「轻鬆的躺着,注意着自己的呼吸,」我在她耳边说道,「我要妳去想像
一件事情,妳能不能想像着妳呼吸的气流划过妳的指尖,或许有点困难,但是
我要妳这样想像着,去感受妳呼吸的每一口气都划过了妳的指尖。」
  我停了一阵子,让她有充足的时间去酝酿这种感觉,然后继续说道,「想
像着空气在妳的指尖上流动着,慢慢的,当空气划过妳的掌心时,也许妳会感
到有点酥麻的快感,接着我要妳想像着这种感觉蔓延到了妳的手臂,到了妳的
肩膀,感受这股温暖的感受包围着妳的双手、妳的肩膀。」
  我看到小琪的双手有点微微的颤动,手指还紧紧的密合着,「当妳感受到
那种酥麻,感受到温暖的空气流过妳的双手,妳一定会注意到,它让妳双手的
肌肉变的温暖而鬆弛,妳感到相当的放鬆,全身懒洋洋的,妳只需要想像,想
像着空气在妳的手上流动着,让妳感到相当的放鬆,去感受空气给妳的感觉,
让妳的双手完全的放鬆,深深的呼吸,感受着空气的流动,完全的放鬆妳的双
手。」
  她的双手那微微的颤动已经完全消失了,看来似乎真的相当的鬆弛,随着
呼吸的节奏上下起伏着。
  又过了几秒钟我才继续说道,「当妳感到那股舒服的微风放鬆了妳的双手
、妳的肩膀,也许妳又会感受到那股酥麻的快感,就在妳的前臂,那种感觉从
那里蔓延到妳的身体,穿越妳的腹部、妳的臀部,又蔓延到妳的大腿,一直沿
伸道妳的膝盖、妳的小腿,慢慢的扩散开来,我要妳去感受它,慢慢的扩散到
妳的脚踝、妳的脚掌。」
  我顿了一下继续说着,「妳会发现这样的想像是多幺的舒服而容易,只要
妳吐一口气,妳就可以感到妳的全身浸淫在那温暖的微风中,就是这幺样的容
易,妳不需要有任何压力,只有用着自己的节奏呼吸,然后舒服的感受着这一
切,每当妳做一次呼吸、每当我说一个字,妳都会发现自己更加、更加的放鬆
。」
  我看了看小琪的脸,她的嘴唇鬆弛着微微张着,我想我可能成功了,但是
我实在不敢确定她是不是假装的,所以我想继续加深她的催眠。
  「很好,小琪,每当妳做一次呼吸,每当我说一个字,妳都会发现自己更
加、更加的放鬆,当妳愈来愈放鬆,妳会发现妳的头深深的陷进了枕头,每当
妳更放鬆一点,妳就会发现自己更深的陷了进去,妳的脚也一样,当妳这幺想
着,妳会发现自己完全陷了下去。」
  「妳现在能想到的只有放鬆,就像是洗完澡后躺在自己的床上,深深的陷
进这个温暖的床垫,让它完全的包围妳,感觉相当的平静、安全,每当妳做一
次呼吸,每当我说一个字,那种舒服、慰藉而安全的感觉就会更加的强烈,感
受着那股温暖的微风流过妳的手、妳的肩膀,一直到妳的整个身体。」
  小琪的呼吸变的相当的缓慢,我在一旁看着这样的她好一阵子,内心不禁
讚叹着,她睡着的样子实在太美了。
  接着我让小琪想像她站在一个阶梯的顶端,我要她想像自己每走向下走一
阶,就会进入更深一点的催眠状态,当我们几乎快到达底部的时候,我注意到
小琪的脸有点些微的泛红了起来。
  我相信我已经成功的催眠了她,但是该怎幺确定呢?我用眼神扫过她那完
全放鬆的身体,然后我注意到她的脚,我知道平常她是非常怕别人给她搔痒的
,我想,如果说她是假装的,一定会因为受不了而醒过来的。
  我慢慢的拿起了她的脚,然后用手指轻轻的在她的脚掌来回滑动着,我仔
细的观察她的脸部,果然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然后我更用力的骚她的痒
,小琪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终于才放下了她的脚。
  「喔,天啊...」我实在有点不太敢相信,我真的催眠了她,我感到我
的心脏狂跳着,脑筋几乎无法思考,在经过了这幺多年的幻想,我终于真正的
催眠了一个人。
  我的肾上腺素狂冲,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但是脑海里却不断出现
一个声音来提醒我催眠的不变法则,「你无法用催眠强迫一个人做出违反他的
道德和意愿的事。」
  可是我也记得的,我一直认为这个法则其实是有漏洞的,「如果你让受催
眠者相信他所做的事是合理的,那幺他就会去执行。」
  我知道,如果我想要她脱去衣服,我绝对不能直接命令她脱去衣服,因为
如果她是清醒的,她绝对不会愿意这幺做,她还可能会因此从催眠状态中突然
清醒过来。
  该怎幺做呢?我在脑海里不断的转着,我该使用怎幺样的建议?或许我可
以让她感到双手失去了控制,不知不觉的脱去自己的衣服,又或许我可以让她
认为自己正要去洗澡,还是说我可以让她相信我们在玩脱衣大老二,我一定要
仔细的想好每个步骤,在今天之前,我根本从来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机会,在
我对她做任何建议之前,我一定要仔细考虑好才行。
  我记得我还学过一件事,「潜意识是很单纯的,就像海绵一样,它会吸收
所有外来的资讯,每一个字、每一个细节,所以催眠师一定要小心自己的用语
。」
  我决定给她玩脱衣扑克的建议,我让她相信她正在和其他人玩这个游戏,
而且她总是输的那一方,但是在我喊停之前,她会毫不犹豫的玩下去。
  她开始在自己的想像中玩了好几局,当然她永远也拿不到胜利,她先是脱
去了背心,然后脱去了短裤,因为之前游泳,她里面穿着三点式的泳衣,不一
会儿,她将泳衣也脱个精光,这时我建议她回到催眠状态,她就这样服从的站
在我面前,紧闭着双眼,全身一丝不挂,她绝对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我静静的欣赏着她,想看到她美丽的眼珠,「妳会张开双眼,但继续留在
催眠状态,除非我对妳说话,否则妳不会看到我。」突然我又想到一件事,「
必要的时候妳可以眨眨眼,但是妳还是只凝视着前方。」她很快张开了眼睛,
双眼无神的凝视着前方。
  我在她面前挥了挥手,她当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个美丽的女孩真的完全
被我控制着,我想到了很多网路上看来的画面,迫不及待的想尝试。
  「跪下去。」她立刻将膝盖一屈,跪到了地上,身体呈现了L型。
  「妳的两个手腕上都被绑着一条线,线的另一端是一大群的气球,妳会发
现妳的双手愈来愈轻...愈来愈轻...妳的双手开始向空中飘去,感到双
手飘向了空中。」她的手慢慢的向上扬了起来,愈来愈高,一直到她的双手都
笔直的向上举着。
  「绑着气球的那条线从妳的手腕上消失了,但是妳的手会停留在原处,就
像两条被焊在那里的钢筋,即使妳想妳也无法放下双手,妳可以试试看,但是
妳一点也无法移动妳的手臂。」我看见小琪的表情些微的扭曲着,她努力的想
放下自己的手,但是一点用也没有。
  「妳可以不用试了。」她的表情立刻回到原本的鬆弛,接着我让她尽可能
的张开自己的双腿,但继续维持着跪姿。
  「妳觉得现在这样的动作相当的舒服,让妳非常的放鬆,所以妳现在完全
不想再移动自己的身体。」我看见小琪的表情愈来愈放鬆,脸部肌肉完全鬆弛
了下来。
  「妳是一座雕像,一座美丽而高贵的雕像,妳的美丽胜过一切,妳是人们
心目中的女神。」我停了下来,让她好好吸收这些建议。
  「所有的人都很钦羡妳的美貌,大家都喜欢凝视着妳美丽的胴体,」我吸
了一口气,「但是妳并不是一般的雕像,妳是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妳有自
己的感觉,」我继续补充着说到,「妳是最特别的,妳可以感受到人们的触碰
,妳可以感受到冷热,妳会感受到痛楚或快乐,妳的身体非常敏感,妳很渴望
有人抚摸妳,但是一直没人这样做,妳希望有人抚摸妳吗?妳可以告诉我妳心
里的想法,因为我是妳的创造者。」
  她非常含糊的说着,「希望。」
  「妳希望我抚摸妳吗?」
  她又含糊的回答着,「希望。」
  「我离妳愈来愈近了,妳感到相当的平静而放鬆,妳是一座雕像,但是妳
可以将情绪表达在脸上。」我在她身边跪了下来,轻轻的将手指放在她的脚掌
上,「求我抚摸妳。」
  「求求你...快抚摸我...」太好了,她都做这样的要求了。
  「妳感受到我的碰触了吗?」我开始在她的脚掌上划着圈圈,她格格的笑
着。
  「记住,当妳被碰触时,妳会变得愈来愈敏感,」因为我的建议,她的笑
声愈来愈夸张,接着我又用指甲轻刺她的脚掌,她突然尖声叫了一下,我又试
了几次,她的反应让我感到相当兴奋,几分钟后我停了下来,但是她还是继续
吃吃的笑着。
  我继续加强着我给她的建议,她是个雕像、完全不能动弹,然后我将手放
在她纤细而平滑的腰身,我告诉她,碰到她的不是我的手,而是柔软、轻盈的
羽毛,然后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腰,抚摸她的腹部,轻轻的压着她的肚脐,每
当我一碰到她,她就歇斯底里的笑个不停。
  接着我搓揉着她的腰际,慢慢的向上游移着,按摩了她每一根肋骨,我将
动作放的很慢,欣赏着她的笑声,然后我看看她的脸,她脸上布满了汗水,几
乎呈现一个已经僵住的笑容,但看来又相当的轻鬆而甜美。
  「妳害怕腋下被搔痒吗?」我问着,当然我早知道答案。
  「怕。」她边笑边说着。
  「妳会发现妳的胳肢窝比平常更加的敏感,敏感两倍...三倍...四
倍,每过一秒,妳就会觉得那里更加敏感、更怕痒。」然后,我用手指轻轻点
了一下她的腋窝,她突然大叫了一下。
  接下来我将另一只手也贴近她的腋下,她无法自己的疯狂笑着,但身体一
点也不能动弹,我真不敢相信,我只用了两根手指,而且甚至没有移动,竟然
就让她笑成这样。
  我缩回了手,又过了几分钟,她的笑声才慢慢停止,我等着她完全冷静下
来,然后我用鼻子凑近她的胳肢窝,她又开始发狂似的笑了起来,我一边用手
指在她的乳头旁划着圈圈,除了笑声之外,她更发出了呻吟,我再将头 了回
来。
  「妳喜欢这样吗?」我问她,她没有回答,我想她大概是已经笑到失去了
理智,所以无法理解我的问题。
  我不断的挑逗她的乳头,而她也持续的呻吟着,然后,我又将手指刺入她
的胳肢窝,她的呻吟立刻变成了尖叫,最后我终于停了下来,她还继续笑了好
一阵子才冷静下来,我看到她浑身布满了汗水,眼睛旁还有流过泪的痕迹。
  我解除了让她认为自己是雕像的建议,让她躺回到床上,她又变得完全的
放鬆着,均匀而缓慢的呼吸,看来似乎陷入了更深层的催眠。
  然后我又想到了新的主意,我搬动她的手和脚,让她像个大字的展开身躯
,然后我让她相信自己的四肢被很紧的绑住,无论她怎幺努力也无法移动,我
还给她建议让她看不见我,她可以听到我,但是看不到我。
  最后我要确定我随时可以用催眠来控制她,我建议她,每当她听到我弹手
指两次,就会立刻陷入催眠状态,而且会比之前更加的深沈,然后听到我拍三
下手,就会清醒过来。
  我让所有的建议都深深烙进她的潜意识,当我认为一切都相当周全后,我
才拍了三下手,让她清醒过来。
  小琪慢慢张开了眼睛,「这是...」她看了看她的手腕,又 起起头看
着她的脚踝,看来催眠指令确实有效,当然她也注意到自己没穿衣服,她身上
的衣服散落在房间的四处,她试着观察着房间,很显然的,她并没有发现我的
存在,当她的眼神扫过我的时候,就像什幺也没看见一样。
  「喂!这是什幺回事?!」她大声叫着。
  「我在这里。」我回答她。她四处看了看,表情显得相当的疑惑。
  「你在哪里?」她又问着,我没有回答她,只是慢慢的走到她的脚边,然
后将手指靠近她的脚底。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然后我突然开始搔她的痒,我用指甲不断的
在她的脚掌上滑动着,尽可能的轻触着她,她突然变发狂的大笑着,拚命的扭
动着身躯,不断的叫着停止,可是她完全无法移动自己的四肢,也根本看不到
任何人。
  我又想到更有趣的事情,我建议她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臀部,只要稍
微碰到,就会兴奋不已,然后她突然像是剧烈的高潮一般,大声的呻吟着,她
想离开床上,但是四肢都被她想像中的绳索紧缚着,只能稍微举起臀部擭得一
点点小小的空隙。
  虽然她一直哀求着要我停止,但我完全不理会她,我还更继续骚着她的脚
底、她的腰际、她的腋下,突然她尖叫了一声像是得到了高潮般的昏死过去,
像个洋娃娃般无力的摊在床上,手脚还停留在原本的位置。
  我静静的欣赏着她,然后我弹了两下手指,在确定她回到了催眠状态之后
,我告诉她她不会记得催眠中发生了任何事情,她会觉得我根本没有催眠她,
也无法催眠她,我还让她改变刚刚的赌注,如果我无法催眠她,那幺她就要在
我家的泳池裸泳,我让她认为这是很有道理的,她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对劲的地
方。
  最后我让她穿上衣服,确定她接受了我给她的所有建议,然后便拍了三次
手让她清醒过来,她看来有点弄不清状况,还在等着让我催眠。
  「唉,算了啦,」我装作一附很沮丧的样子,「我没有办法催眠妳。」
  她胜利般调皮的对我笑着。
  「我早知道你不行,哈哈,这代表你打赌输了吧。」她拉着我的手把我带
到泳池旁,「那幺我要裸泳了喔!」她很快的脱去了衣服,扑通一声就跳了下
去,一点犹豫也没有。
  我随后也穿着泳裤跳下泳池,真不敢相信我竟然真的彻底催眠了她,我从
她身后偷袭她,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腰际,她吓了一跳往后缩去。
  「别这样!」她尖叫着,我就站着,看她会不会对我以牙还牙,但是她什
幺也没做。
  看到所有的催眠效果都如此的显着,我实在等不急下一次的尝试,我知道
未来我一定还有很多机会。
  今晚一定可以做个好梦,我心里想着。

第二章

  自从我催眠我的女朋友小琪后已经好一段时间了,我很确定她对当时发生
的事一点记忆也没有,真希望我有一部摄影机把那一切拍摄下来,当然,现在
这件事只存在我的脑海里,还有我写的那一篇文章。
  原本我不知道何时我才能有另一次的机会,但很幸运的,当我跟一个朋友
提及我会催眠的时候,他介绍我在一个宴会表演的机会。
  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表演,也没有自信自己能做好,所以我打算事先先挑
选几个自愿者,在当天和我一起到现场,我上网刊登一个徵人的广告,原本我
很担心会没有人理我,但蛮令我吃惊的,有很多对催眠感到怀疑的人都愿意来
接受挑战。
  基于我本人是一个男性,我挑选了在应徵名单中比较诱人的几个女孩,在
测试结束后,我成功的引导其中五个人进入深层催眠,其他人有的只能进入潜
层催眠,有的根本是用假装的。
  在测试的时候,我为了确定她们是不是真的被催眠,都会故意骚她们的痒
来测验,如果是假装的话马上就会露出破绽,当然有些被催眠不深的人也会惊
醒过来,但那正好,因为我要的是真的进入深层催眠的人。
  确定了人选之后,接下来麻烦的是酬劳的问题,老实说我没什幺钱,而且
我也不可能跟我父母开口,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幺,而我也不认为他
们会同意。
  所以,我决定做点把戏,反正我确定的人选都是被我完全催眠的,我只要
让她们认为她们已经收到钱就解决了,而且我也不断的建议她们,无论她们之
后发现了什幺,她们都不会怀疑我,也不可能来报复我。
  接着我要开始说说我测试这些女孩的过程,在从名单后挑选好对象后,我
个别的请她们到我这里来,第一个被我成功催眠的对象是林雅欣,一个很可爱
的短髮少女,她来我这里的时候穿着诱人的紧身牛仔裤和粉红色的短袖上衣。
  我不打算写太多那些繁琐的催眠流程,可是我必须要告诉你在催眠过程中
我对每个女孩都有给的一个建议,我让她们想像着有两个控制钮,第一个控制
钮代表的是她们进入的催眠深度,上面有一到十十个刻度,当指针的数字愈高
,就代表她们进入的催眠愈深。
  第二个控制钮则是她们怕痒的程度,上面的刻度是从一到无限大,我总是
用这个建议让她们对搔痒的反应更加敏感,我还建议她们每次听到『搔痒』都
会感到自己的腋下正被骚着痒,我总是喜欢缓慢的说着这两个字,欣赏她们的
反应。
  而且我很注意一件事,在测试前,我都会确定她们已经用过厕所,不然在
她们激动的时候会发生什幺事我可拿不定。
  好了,回到当时,我和雅欣,这个还没弄清楚状况的受催眠者。
  「妳感到全身轻飘飘的,就像躺在云上一样,这朵云让妳的身体感到不可
思议的放鬆,而且感到很愉快,我的声音和妳的思想是一体的,妳不需要再想
任何事情,只要听着我的声音。」
  「妳的身体是那幺样的放鬆,即使妳想要移动,妳也会发现自己根本无法
办到,妳的身体太疲倦、太沈重了。」
  她完全的吸收着我的建议,没有一点抵抗,是时候让她脱去衣服了。
  「这朵云是让妳放鬆和愉快的泉源,可是妳的衣服让妳和这片云之间有了
阻碍,妳想要让全身的每一吋肌肤都接触到这朵云,所以妳必须要脱去妳的衣
服。」
  就在我刚说完的时候,她的双手就立刻动了起来,抓住了衣服的下缘,很
快的将衣服从头顶脱去,里面穿着是一件素净的白色胸罩。
  「妳感到这朵云带给妳的愉悦和放鬆愈来愈多,可是还不够,妳发现妳的
裤子也阻碍着妳和云的接触,妳想要脱去裤子。」
  她又立刻解开了牛仔裤的钮扣和拉鍊,将它脱了下来,我持续的这样建议
着,一直到让她将胸罩、内裤全都脱光,全身一丝不挂为止。
  她就这样紧闭着双眼,赤裸的躺在沙发上,表情相当的放鬆,我继续引导
她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双手恣意的在她诱人的胴体上徘徊着,我想我当时的
表情一定相当邪恶,我决定和她玩一个游戏。
  「当我拍两下手之后,妳会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在接受医生的诊疗,妳会
相信我是妳的医生,而妳正在接受健康检查,妳不会抗拒我对妳做的任何测试
,因为妳觉得这一切都很平常,无论我做什幺,都不会让妳感到不愉快。」
  叫醒她前,我在心里复诵一次刚刚说的话,确认一下有没有遗漏掉什幺,
结果还真忘掉一件很重要的事。
  「当我弹两下手指,妳会立刻进入比现在更深沈的催眠状态。」
  我等了一下,让她吸收我的建议,然后拍了两下手,她的双眼立刻睁了开
来。
  「午安。」我愉快的说着。
  「呃,你好。」她似乎有些害羞。
  「妳不用担心,我们只是做一些例行的检查。」
  她理解的点了点头。
  「告诉我,妳什幺地方怕被搔痒。」就像我预期的,在我说到『搔痒』这
两个字时,她无法克制的笑了一下,将双臂紧紧的夹着。
  「我想是脚底吧,还有腋下,我特别怕别人骚我的腋下。」她不好意思的
笑了笑。
  「嗯,那幺妳记忆中,被搔最久的痒有多久呢?」
  她沈思了一下。
  「大概二十秒吧。」她看着我,似乎很好奇我接下来要对她做什幺。
  「好的,现在请妳先站起来。」
  她听话的慢慢站了起来。
  「不用担心,妳会很安全的。」我继续说着。
  「什幺?现在是要做什幺?」她反而紧张了起来。
  「请妳尽可能的高举双手。」
  她的表情显得相当的疑惑,但还是服从着我的命令。
  「冻结!」我突然说道,她的双眼立刻变的茫然无神,身体还是维持刚才
的动作。
  先前催眠时我建议她只要听到我说『冻结』这两个字,就会立刻停止不动
并进入深深的催眠,服从我所有的命令,直到我叫醒她为止。
  「当妳醒来后,妳会发现妳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妳全身唯一能控制的地
方只有脖子以上,妳可以转动妳的头,可以说话,但妳完全无法移动妳的手脚
,而且妳心中怕痒的控制钮会不断的向高处转去。」
  「妳的眼睛也被蒙上了眼罩,所以妳什幺也看不到,」我又想了一下自己
有没有遗漏什幺,然后弹了一下手指,「醒过来!」
  她的眼睛回复了生气,仍然继续高举着双手站在原处,表情显得相当吃惊
,「怎幺了?」她问着。
  「不用担心,」我又用医生的角色说着,「只是一个小小的检查而已。」
  我可以看出她似乎很想移动身体,但手脚却完全不听指挥,就完全如同我
所下的命令,她唯一能做的只有转动头部和感受我的触摸。
  我靠近她耳边说着,「震动器。」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建议,每当她吸一
口气,她就会感到大腿根处有震动器抚慰着她,而当她呼吸愈来愈急促,震动
器也就愈来愈强烈,没过多久,她的呼吸开始浑浊而沈重了起来。
  为了确认她是不是看不到,我用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并作势要骚她的痒,
但她除了脸上疑惑的表情,什幺反应也没有。
  我开始用手指在她因高举双手而暴露的腋窝上滑动着,你可以去想像她当
时的反应,如果我解除她不能移动的指令的话,她一定会马上跳起来,但现在
的她只能继续维持着原来的动作,什幺也不能做,而表情从原本的困惑转变成
一种複杂的笑容。
  她看起来似乎很享受,我想她大脑分泌的脑内啡已经淹没了她所有的思考
,接着我又用双手一起向她的腰际刺去,她原本少女般羞涩的笑声开始变成歇
斯底里的狂笑。
  然后我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腹部,用手指轻轻抠着她性感的肚脐眼,接着再
向上游移到她的胸部,并慢慢的在她的乳房四周划着圈圈,她还是笑的无法自
己,我甚至发现她的脸上挂着两条泪痕。
  但在同时,我也注意到她间歇发出的呻吟,我这才想起,刚刚几乎忘了我
给了她『震动器』的指令,以她现在呼吸的频率,我想她一定就快要到达了高
潮,我又将手移到她的腋窝,竭尽所能的骚她的痒。
  最后,我看準她到达高潮的临界点那一瞬间,大叫了一声,「冻结!」
  她立刻停止了笑声与呻吟,恢复之前的茫然无神,我仔细的欣赏着她,很
喜欢她那种混合着搔痒与性的快感的表情,所以我决定再给她一个命令,「将
刚刚的感觉牢牢的记在妳的心里。」
  「记住妳感受到的感觉,记住妳几乎就快到达高潮的滋味,以后妳只要听
到我说...」我想了一会儿,「『砰!』,妳就会立刻感受到和刚刚一样的
兴奋,然后妳会想尽一切方法让自己达到高潮。」
  我似乎可以看出她的身体在接受这个命令的过程,然后我又弹了一下手指
,「醒过来!」
  几乎是同时间,她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达到了激烈的高潮,我静静的欣
赏着她,一直到她耗尽所有的力气,安静下来为止。
  「很好,我想妳的健康检查没有任何问题。」我说着,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当然她并不会看到,因为我让她认为自己带着眼罩。
  我弹了两下手指,她立刻回到了催眠状态,然后我解开她的束缚,并帮她
穿好了衣服,移去了一些不必要的建议,让一切就好像她刚来这里时一样,接
着我消去她的记忆,让她觉得我们还没有开始任何测试,最后我才拍手让她清
醒过来,她的表情有点茫然而搞不清状况。
  「还不开始吗?」她先说了这句话。
  我杨了杨眉毛,问她记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幺事,她摇了摇头,然后我只
有告诉她她完全的符合资格,希望宴会上再见。
  「那好吧,既然你这样说的话。」她就这样有点疑惑的离开了。

  第二个被我催眠的对象是吴晓芊,一个可人的年轻女孩,她出现的时候,
穿着清凉的削肩背心和迷你裙,头髮挑染成隐隐约约的金黄色,透过衣服,我
几乎可以看到她里面的粉红色内衣。
  首先我催眠了她,尽可能的让她进入最深的催眠状态,然后便到了该让她
脱去衣服的时候了,这次我决定让她以为自己在应徵脱衣舞孃的工作。
  「妳好,请问妳叫什幺名字?」
  「吴晓芊。」
  「妳知道妳是来应徵什幺的吧?」
  「脱衣舞孃。」
  「为什幺妳会想做这个工作?」
  「我必须多赚一点钱来付房租。」
  「好的,请记得我们要找的是性感而能挑逗男人的女孩,妳可以吗?」
  她点点头,然后我放了一些音乐,要求她表演一下,她站了起来扭动着自
己的臀部,脸上挂着因害羞而显得不太自然的微笑,作着各种性感的动作并脱
去衣服,没多久后,她已经脱的一丝不挂。
  我关掉了音乐,她也停止了舞动,捡起自己的衣服,期待的看着我,等着
我的答覆。
  「恭喜妳,妳被录取了。」
  她看来似乎鬆了一口气,对自己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感到很难为情,但是
在她穿回衣服之前,我又催眠了她,让她忘记怎幺穿好衣服,然后我叫醒她,
看着她试着把那件粉红色的胸罩往脚上穿,又把迷你裙往头上套。
  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表情相当的困惑,然后我弹了两下手指让她回到
催眠状态,她的膝盖立刻软了下来,我很快的向前去抱住了她,她就这样瘫软
在我的怀里。
  我让她坐回到沙发上,决定要做些比较不一样的事,我不打算直接骚她的
痒,我想到我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一种表演,每次看到舞台上那些美女们的反应
总是让我非常兴奋,而现在我自己也可以办到。
  我拿来一个我妹的布娃娃,你看出来我想做什幺了吗?
  「妳可以张开眼睛,但仍旧停留在催眠状态。」
  她慢慢的张开双眼,眼神里没有任何焦距。
  「我要妳看着这个娃娃,这是一个被下了魔法的娃娃,妳会觉得它看起来
很熟悉,因为它是为妳下了魔法的娃娃,在这个娃娃身上发生的任何事,妳都
会感同身受。」
  这是舞台表演常用的一个项目,当然,也许看见很多被催眠的人一起反应
会更有趣一些。
  我先是轻轻的碰着娃娃的膝盖后面,她立刻全身抽动了一下,然后我不断
的用手指在娃娃的膝盖后面滑动,她用双手握住自己的膝盖后面想要阻止什幺
,但当然一点用也没有。
  接着我又骚着娃娃的脖子,她立刻耸起了肩缩起自己的脖子,然后我又进
攻到娃娃的脚底板,她抽搐似的缩起了双脚,然后我再回到膝盖,她抱着自己
的双膝,整个人瑟缩在沙发上。
  然后我又抚摸着娃娃的腰际,她开始像个小女孩般癡癡的笑着,拚命的扭
动着自己的身体,想阻止这些催眠带给她的感觉。
  我将娃娃的两只手向上 起,而晓芊的手也同时高举了起来,我兴奋的笑
着,慢慢的在娃娃的手臂下方骚着痒,她开始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我很喜欢
这种感觉,好像我可以遥控着她的身体,只要我想做什幺,按颗钮,她就会立
刻有反应。
  「妳感觉到有人亲吻着妳的脖子。」我并没有对娃娃这幺做,只是用手在
娃娃的大腿中央抚摸着,但她还是有了反应,她闭起了眼睛,缩着双脚坐在沙
发上高举双手,陶醉的呻吟着。
  我决定先将娃娃放到一旁,她已经无法再注意着这个娃娃了,然后我凑近
她的身边,告诉她她感受到这个温柔的亲吻遍及了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而阴
道更被灵活的舌头挑逗着。
  就像我对雅欣做的一样,在她几乎达到高潮的同时,我又先催眠了她,在
她的潜意识植入『砰』这个指令,然后才叫醒她让她享受高潮,为了鼓励她的
感受性如此优异,我又给了她一次十倍的高潮,然后一百倍的、一千倍的。
  她似乎已经快虚脱了,但为了满足我虐待的快感,我还是又给了她最后一
次高潮,接着我让她穿好了衣服,叫醒了她,我故意先不删去她的记忆,想要
看看她的反应。
  「我不敢相信你竟然这幺做!」她看来相当吃惊。
  「冻结!」在她有任何进一步的反应之前,我阻止了她,然后我除去了她
所有被催眠的记忆,再弹了一下手指叫醒她。
  她眨了眨眼,显得很疑惑,然后我站了起来,她也有点犹豫的和我一起站
了起来。
  「很高兴见到妳。」我说着,和她握了握手。
  「刚刚怎幺了?」她问道。
  我没有回答,只是告诉她宴会上再见。

  距离宴会开始只剩下三天,我想每天至少要测试一个女孩,可是蛮幸运的
,我下一个挑选好的对象是两个好朋友一起来报名的,所以我就邀请她们一起
过来。
  其中一个叫做丁宇萱,很开朗的一个女孩,那天她穿着蓝色的背心和修剪
过的牛仔裤,而另一个叫做周诗晴,留着很有气质的长直髮,那天穿着红色T
恤和白色的休闲裤。
  我很轻鬆就催眠了她们两个,这并不困难,反而要想出怎幺和她们游戏多
花了我一些脑筋,然后我决定先对诗晴下手,让宇萱停留在催眠状态安静的坐
在一边。
  又到了可以让诗晴脱去衣服的时候,这次我决定用让她以为自己在洗澡的
建议,我先让她在心里不断的重複着,她很热、浑身流满了汗,她现在最渴望
的就是好好沖个澡。
  她毫不犹豫的接受了我的建议,先是站了起来脱去了休闲裤,然后又脱去
T恤,让一对丰满的乳房暴露在我面前,我想她一定不常穿着背心,因为她的
肤色是那样的均匀而美丽。
  等到她脱去了内裤,全身没有一点衣物的时候我中断了她的动作,因为让
她洗澡可不是我的本意,我看看一旁的宇萱,虽然她的朋友这样赤裸的站在她
面前,但是她仍然没有任何反应,完全不知道身边发生了什幺事情,只是茫然
的望着前方。
  我让诗晴在地毯上躺成一个大字,然后让她相信她的手脚都被绳子紧紧的
绑着,完全无法移动,我想诗晴既然是她的好朋友,应该知道她什幺地方最怕
痒。
  我先让诗晴心中那个怕痒的控制钮尽可能的转到最高点,然后我让宇萱感
到慾火中烧,事实上她所渴望的是诗晴的笑声,当她听到诗晴笑的愈用力,她
就会感到更兴奋、更满足。
  接着,我也给了诗晴『震动器』的建议,然后马上让宇萱去骚她的痒,她
走到了诗晴的身边,完全服从着我的命令,用手在她身上各个敏感的部位抚摸
着,而诗晴唯一能做的反应只有扭动着头,不断大笑着,她也试着要抗拒,但
是身体就像被黏在地板上一般。
  宇萱毫不留情的逗弄着诗晴的各个敏感部位,像野兽般淩虐着她的猎物,
无论是她的脚掌或是腰际都没有放过,还用诗晴的头髮末梢在她的腋窝上摆弄
着。
  没过多久,她们两个似乎都快到达了高潮,我看準时间喊了声『冻结』,
让她们停止动作,我命令她们只有听到我说『砰』的时候才可以达到高潮,接
着叫醒她们,坐在一旁慢慢的欣赏着。
  一段时间后,诗晴似乎被震动器的建议弄得快虚脱了,而宇萱还是用一只
手继续骚着诗晴痒,另一只手则抚摸着自己的私处。
  我想吊她们的胃口也够久了,就喊了一声,『砰!』
  她们立刻一起到达了最激烈的高潮,脸上的表情夹杂着痛苦与愉悦,不断
的呻吟着,等到她们稍微安静了下来之后,我弹了两下手指让她们回到催眠状
态。
  现在我要让宇萱感受被搔痒的滋味了,首先,我想让她先脱去衣服,我让
她认为她现在在海滩上,而且感觉非常的温暖,我又建议着她,穿这样在海滩
实在太多了,宇萱便开始慢慢的脱去了牛仔裤。
  接着我告诉她这个海滩上的人都是不穿衣服的,我让她对自己的身材充满
着自信,并告诉她四周的气温愈来愈高。
  躺在地板上的她突然皱起眉头,蠕动着身体,像是在抗拒着我的建议,我
赶紧停止了建议,再引导她进入深沈的催眠,不断加深她的催眠状态,终于她
的表情慢慢的放鬆下来,身体也不再有动作。
  经过这幺一个小插曲,我决定用另一种方法让她脱去衣服,我让她认为她
在和我玩脱衣扑克,当然也建议她每一局都会输掉,而且她不会感到不开心,
愿赌服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就这样,诗晴完全没有知觉的在旁边的地板上睡着,而我和宇萱在她的身
边玩着脱衣扑克,一局一局的,她脱去了她的休闲裤、背心,一直到最后的胸
罩、内裤,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我对她做了什幺,终于,她也一丝不挂的站在我
的面前。
  我弹了两下手指,她立刻闭上眼睛瘫软下去,看着这样的她,我想到一个
从来没有看过别人做过的建议,我建议着她全身上下完全失去了力量,她无法
移动身上的任何一吋肌肉,让她相信她的颈部以下完全不受她的控制,她唯一
能做的事就是感受自己的身体并愈来愈兴奋。
  我也对她下了『震动器』的指令,还有一个像是自动断电系统的建议,在
她到达高潮的那一瞬间,她会立刻回到深沈的催眠状态,当然我也尽可能调高
了她怕痒的程度,看着她那幺无辜的睡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发生的事,我
感到了莫名的兴奋。
  然后我叫醒了她,立刻用手指刺向她的腰际,她立刻大笑了起来,我不想
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起她软绵绵没有力量的手臂,往她的胳肢窝进攻。
  她的反应和我之前对别人做的手脚被绑住的建议完全不同,感觉似乎更加
的残酷,她的身体没有任何蠕动与抵抗,还是像个娃娃一样静静的躺着,只有
脸部带着极尽複杂的表情,歇斯底里的狂笑着。
  我继续骚着她的脚掌,然后用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脚、她的大腿,再舔着她
的腋下,完全沈浸在她甜美的笑声中。
  慢慢的我发现她的笑声中开始夹杂着间歇的呻吟,我知道现在的她一定很
需要,但我一点也不急,我抚摸着她结实的腹部,再用小指轻轻戳着她的肚脐
,然后才开始接近她的阴穴。
  我用手指逗弄着她的阴唇,再深入阴核,看着她的表情愈来愈兴奋,我正
考虑着该不该让她到达高潮,她便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昏死过去,我才想
倒是我之前命令她一到高潮就回到催眠状态的,而也因为我的催眠命令,她的
身体没有任何一点力量,没有任何颤动或紧绷就到达了高潮。
  她现在深深的睡着,我站了起来,这两个美丽的女孩就这样赤裸的躺在我
的脚边,接着我将她们抱回到一开始的沙发上摆成坐姿,而她们的衣服依旧散
乱在地板上各处。
  我想看看她们的反应,我先让她们对被催眠的事没有任何记忆,然后拍了
两下手叫醒她们,她们都先是眨了眨眼清醒过来,表情显得相当困惑,接着发
现自己身上没穿衣服,立刻用手挡住重要的部位惊惧的望着我。
  「你对我们做了什幺?」
  「我的衣服呢?」
  她们的问题此起彼落,而我不理会她们,只说了一声,「砰!」
  她们立刻无法忍受的淫叫起来,双手还不自觉的抚摸着乳房和阴处,毫无
羞耻的在我面前自慰起来,我等到她们的高潮似乎结束了以后,又弹了两下手
指,她们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又立刻回到了催眠状态。
  我让她们穿上衣服,确认她们完全没有被催眠的记忆,而且继续受着催眠
的控制之后,我叫醒了她们,让她们认为我们什幺事都还没做。
  在她们离开的时候,我还听到她们悄悄的讨论着,说这根本是个骗局,什
幺都没做就结束了,我在心里暗自窃笑着,知道她们确实受到了催眠的影响。

  如果你没忘记的话,我先前说我成功催眠了五个女孩,而现在我已经说完
四个了,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李绮燕,很娇小的一个可人女孩。
  她真的相当的娇小,大概只有一百五十公分出头的身高,长的很甜美,但
最吸引我的是她看来相当的保守而羞涩,她来我这里的时候,穿着灰色的毛线
衫和宽鬆的牛仔裤,这让我更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保守的衣服底下藏的尤物。
  她看着我,感觉的出来她感到很紧张,我试着放鬆她的心情,而她的催眠
感受度相当优异,没多久后,我就顺利的将她带进了深沈的催眠。
  我打算用之前失败的海滩建议让她脱去衣服,我让她停留在催眠状态,告
诉她她现在在海滩上,而且感到非常非常的温暖,很显然的,在海滩上穿着毛
线衫实在是太热了点,我还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建议,她就脱去了上衣和牛仔裤
,里面穿着白色的T恤和黑色的内裤。
  我又不断让她感到更热,她才终于脱掉了T恤,里面戴着和内裤同样款式
的黑色胸罩,我像个艺术品的欣赏着她,她的长髮散落在赤裸的肩膀上,傲人
的胸部随着呼吸缓缓起伏着,还有苗条而紧緻的腰线,我想她一定有在锻鍊自
己的身材。
  我决定让她忘了海滩的暗示,这幺完美的曲线如果只让她这样脱去衣服也
太可惜了,我想让她认为自己是个裸体模特儿,我拿出了一台相机并确认里面
没有底片(我只是喜欢这种感觉,但我不想留下任何证据)。
  我告诉她她是世界上最棒的裸体模特儿,我是她的摄影师,而每次她看到
照相机的闪光都会感到自己愈来愈兴奋,然后我叫醒她,她开始用手抚弄着自
己的身体,摆出各种性感的动作,并一步一步的褪去了胸罩和内裤,这真是一
场太精采的表演了。
  我不断的按着快门,让闪光一直照到她身上,她的喘息愈来愈快,脸上的
表情也愈来愈淫蕩,而就在她几乎要到达高潮的时候,我弹了一下手指让她回
到催眠状态。
  现在我想开始和她玩搔痒的游戏了,我先摺好她的衣服小心的藏在旁边,
然后问她她怕痒吗,蛮令我讶异的答案,她告诉我她完全不会,但这对我而言
不是什幺难题,我让她相信她其实是很怕搔痒的,并将她潜意识中怕痒的控制
扭调高到了极限。
  接着我测试一下,慢慢的说着『搔痒』这两个字,她立刻吃吃的笑着,完
全符合我的期许,然后我决定和她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我建议她在她被搔痒的同时她也会感到兴奋,还让她认为自己并不是赤裸
的,然后我拍一下手叫醒她,她看起来就和刚来时一样,只不过身上没有穿着
衣服,然后她要和我玩真心话大冒险,并要我先开始。
  我选择了大冒险,然后她要我做一件很蠢的事,蠢到我现在不想再将它说
出来,但在催眠中玩真心话大冒险有趣的地方就是,你不需要真的去做也可以
达到同样的效果。
  我再度催眠了她,让她相信我已经照她的话做了,然后叫醒她,她开心的
笑了笑,好像真的看见我做了那些事,现在轮到她了,我让她选择了大冒险,
然后我要她戴着眼罩绑起双手接受我的搔痒。
  我带着她到房间去,她看起来很不情愿,但还是接受着我的指挥,当然我
不需要真的眼罩或绳子,我只是又催眠了她,让她相信她戴着眼罩,并且双手
双脚都被绑了起来,然后再叫醒她。
  现在这个怕痒的女孩就这样全身赤裸动弹不得的躺在我面前,我先给了她
大家应该都已经熟悉的『震动器』的建议,她的呼吸立刻沈重了起来,然后我
拿了一个彩色的鸡毛毯子在她面前晃动,但是因为我的催眠建议,她什幺也看
不到,只能仔细听着,希望得知我的动态。
  然而我不给她任何预备的机会,突然用手上的毯子扫着她的腹部,她无法
克制的咯咯笑着,看起来很不好意思,然后我再加强我的攻势,快数转动着鸡
毛毯子,就像自动洗车机一样,快速的扫过她的腰间,然后沿着她的身体上下
移动着。
  她疯狂的扭动着身子想抵抗我的搔痒,然而催眠的綑绑让她移动的程度相
当有限,她只能接受着我的搔痒,性感的嘴唇中不断发出甜美的笑声,我再用
鸡毛毯子的羽毛轻轻逗弄着她的乳头。
  这时我想到一个新的催眠指令,任何时候她只要听到我说『迴路』,她就
会持续的感受到那时候我对她的搔痒,即使我已经不再碰触她的身体,也就是
说我可以先用鸡毛毯子抚过她的腰,再骚她的脚底,但在她的感觉上,却是同
时受到我的搔痒。
  我用这个指令骚了她的两个脚掌,然后放下了鸡毛毯子安静的欣赏着她,
她不断的狂笑着,笑声夹杂着呻吟,她的脚指头反覆的绷紧又鬆开,并拚命的
摆动着脚掌,但是这一切对她的状况一点帮助也没有,她开始哀求着我赶快停
止。
  然而这不会让我怜悯,只是让我愈来愈兴奋,我开始在她的两个腋窝也骚
着痒并加入了『迴圈』的指令,她似乎快到达了极限,没多久后,她咬紧着牙
根,高高的拱起了臀部并开始痉挛起来,然后我让她达到高潮,我可以看出她
全身都享受着那种快感。
  高潮结束了之后,她全身瘫软了下来,四周变的非常安静,只剩下她沈重
的喘气声还有偶尔发出的笑声,我才想到她仍受着迴圈指令的影响,然后我赶
快移去了这个指令,不让她再一次到达高潮。
  接着我让她回到了催眠状态,让她穿好了衣服,并让她忘记催眠中发生的
所有事情,但是她仍然会留有刚刚高潮那种美妙感觉的余温。
  我拍了下手叫醒了她,她醒过来,脸上带着很性感的微笑。
  「刚刚怎幺了?我觉得我...充满了活力。」
  我告诉她只是我建议她醒来后会感到精神很好。
  「真的吗?我从来没有过...这幺棒的感觉。」
  我笑而不答,然后我们握了握手并约好下次宴会上见。

  这就是被我成功催眠的五个女孩子,可是,我觉得还不够,所以我想到了
我的女朋友小琪,那天我找她过来,她在白色的紧身T恤外套着一件红色的丝
绒背心,她的衣服非常的薄,我可以隐约看到她衣服下的蓝色内衣,她下半身
穿着一件剪的很短的牛仔裤和登山鞋,露出很长一截那像是艺术品般的修长美
腿。
  她当然对我的催眠术还是非常怀疑,当我问她愿不愿意参加宴会被我催眠
的时候,她对我露出了一种很怀疑的笑容,就像我还没催眠她之前,跟我打赌
说我无法催眠她那时一样。
  「你已经试过一次了耶,我可不认为你现在就办的到。」她说着。
  看到她完全忘记被我催眠过的事让我感到相当兴奋,「马上就让妳心服口
服。」我在心中这幺想着。
  「妳想要打个赌吗?」我问。
  「你儘管说。」
  我没说话,只是伸出手在她耳边弹了两下手指,之前的催眠建议还深深的
烙印在她心中,她立刻闭上眼睛,整个人失去了力量向前面倒了下来,我赶紧
扶着她,加深着她的催眠状态,然后我脱去了她的鞋袜,让她闭着眼睛站在原
处。
  我给她一个建议,无论什幺时候,只要她看到我用手抓耳朵后面,就会自
动的脱去一件衣物,而且她不会发现自己做了什幺,直到我告诉她为止,然后
我拍拍手叫醒她,她张开了眼睛,就好像什幺也没发生一样。
  「好的,仔细听好,」我说着,若无其事的抓了抓耳朵。
  她还是看着我,表情没有任何改变,可是她的手却自己动了起来,将那件
红色背心脱了下来并丢到了地上。
  「我跟妳说,」我停了下来,又抓抓自己的耳朵。
  这次她脱去了牛仔裤,里面穿着是一件天蓝色的内裤。
  「假如我可以...」我又停了下来,抓抓耳朵。
  然后她脱去了T恤,身上只剩下胸罩与内裤。
  「让妳...」我假装思考着,再抓抓耳朵。
  她将胸罩也丢到了地上。
  「把衣服脱光的话,」我说完,又抓抓耳朵。
  脱去了内裤,现在的她已经一丝不挂了。
  「妳就会承认我真的催眠了妳吧?」
  她用力的摇了摇头,「少作梦了,你不可能让我这幺做的。」她将双手交
叉在赤裸的胸前,有点生气的看着我。
  她一定猜不到我回覆的表情是这样狡诈的笑容。
  「喔,真的吗?」我用眼神扫过她的身体,「那幺妳现在穿着什幺?」
  她先是奇怪的看着我,然后看了看自己,双颊立刻泛红了起来,表情变的
困窘而愤怒,尽可能的遮住了身上重要的部位。
  「喔,天啊!怎幺会这样的!?」她看了看四週,才发现她的衣服就散落
在身边的地上,她一边闪避我的眼光,一边小心的穿好衣服,我只是静静的看
着她,也没有阻止她,心想着这些衣服她也穿不了多久。
  「妳还是不相信我催眠了妳吗?」我骄傲的说着。
  她穿好了衣服,愤怒的望着我,眼中还泛着泪光,不过我不需要担心她会
伤害我,除非她能挣脱我的催眠控制,而在她还没有说话之前,我又弹了两下
手指,让她回到了催眠状态。
  我消去她刚刚被催眠的记忆,打算和她玩『脱衣搔痒』的游戏,就是我可
以去骚她任何裸露出来的皮肤,如果她受不了而喊出『不要』或是『停止』之
类的话,我就会停下来,可是可以脱掉她的一件衣物,最有趣的地方是其实不
管她还能不能忍受,我随时都可以让她喊出那些字。
  我让她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型,把游戏的规则告诉她,并让她认为是她自
己想要玩这个游戏,而只要我弹一下手指她就会喊一次『不要』,然后我将她
怕痒的程度尽可能的调高,我看看她,现在她的身体裸露出来的皮肤只有脖子
和脚而已,最后我让她相信她的手脚都被绳子绑着,接着叫醒了她,她张开了
眼睛看了看我,似乎已经準备好了让我搔痒,脸上带着点紧张与期待。
  我先从她的膝盖后面下手,没多久她就喊了第一声「不要!」,我没多说
什幺,立刻停下了动作,开始脱去她左脚的鞋子,然后我想要将她两脚的鞋子
都脱去,但我还是要遵守规则,所以我弹了一下手指。
  「不要!」她立刻喊了出来,表情显得相当讶异,像是不知道自己怎幺会
莫名其妙又说了出来。
  我笑了笑,便脱去了右脚的鞋子,虽然她看起来有点不情愿,可是规则就
是这样,而且是她自己要玩的游戏,接着我又用了两次同样的手法将她两脚的
袜子给脱去,她只是相当的疑惑,也没有多说什幺。
  我跨坐到她的腿上,尽情的在她两个脚掌上搔痒,她立刻尖叫了起来,我
想要不是我用催眠固定了她的手脚,她一定早把我给甩了下去,而现在她只能
不断甩动着头部,让我的手让她柔软的脚掌上滑动。
  我听到她好几次的哀求我停止,可是我玩的正高兴,故意不理会她,一直
到她最后又喊了一次我才停了下来,一口气连着刚刚的份,脱光她的上衣和裤
子,她似乎还没从刚刚的兴奋中恢复过来,有点迷茫的望着前方,没有理会我
的动作。
  现在她身上只剩下那套蓝色的内衣裤,我又跨坐到她的腰上,而她摊开着
双手,对我将做的一切无能为力。
  「求求你,我受不了了。」她像个小狗般可怜的望着我,恳求我停止这个
游戏。
  然而我完全不理会她,儘管她试着挣脱我的控制,但是她是我的,她终究
只能服从我,我继续用手指骚着她身体各个敏感的部位,她拚命的扭动着身体
,发出银铃般的可爱笑声。
  我的动作愈来愈强烈,而她的笑声也愈来愈夸张,不断的哀求我,但这只
是让我更加的兴奋,最后我终于放开了手,她还咯咯的笑了一会。
  当她终于安静了下来之后,我又不期然的用手指刺入她的腰际,她立刻歇
斯底里的笑了出来,然后我的手指继续在她的小腹周围徘徊,看着她笑到流出
了眼泪,双颊都泛红了起来。
  我弹了一下手指让她又说出了『不要』,然后我开始脱去她的胸罩,给了
她一点时间喘息,但就在她还没準备好的时候,我又开始轻抚着她的胸部,她
两个乳头很快竖立了起来,即使她一直求我停止,但我想她的身体其实是很享
受的。
  我记得我曾经读到过脑内啡是身体中天然的迷幻药,当我们笑的时候,体
内就会自动的排出,所以当你笑的愈厉害,脑内啡就会淹没你的神经,而体内
的脑内啡愈多,身体就会感到更加的欢愉。
  我想她现在一定感到全身轻飘飘的,什幺都很难思考,这次我什幺也没有
做,她自己哀求我停下来,所以我脱掉了她身上最后仅存的内裤,她散乱着头
髮避开我的眼光,看起来很不好意思。
  我给了她『震动器』的指令,然后用手指骚着她身体每个怕痒的地方并加
入了『迴路』的指令,我想现在的她一定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虽然我已经
没有再骚她的痒,但她身体每个怕痒的部位麻痒的感觉却一直持续着,而震动
器当然也不会放过她,继续刺激着她最敏感的部位。
  我在她不断扭动的耳旁再下着指令,无论什幺时候只要她听到我说『再来
』,都会感到愈来愈兴奋,然后我反覆的对她说着这个指令,没过多久,她便
达到了第一个高潮,然后很令人讶异的,她只有稍微的鬆弛一下,便立刻达到
了另一个高潮,然后再一个。
  一连六个高潮,她不断的呻吟并继续笑着,手脚仍被束缚在她想像中的绳
索中,直到她终于费尽了所有的体力,整个人瘫软到了床上,但她的身体仍不
时的抽动着,因为『震动器』和『迴路』的指令仍影响着她。
  终于我替她除去了所有的指令,但仍旧让她的手脚被催眠的绳索绑着。
  「妳觉得怎幺样?」我问着她,然后又再她耳边反覆说着『再来』。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半开玩笑着说着,「你愿意跟我一起回
家吗?」
  我们都笑了一下,然后我说:「好啊,如果妳也喜欢『砰!』」
  她还来不及理解我说的话,立刻又达到了另一波的高潮,在她高潮结束了
之后,她竟然对我说她感到很饥渴,她想要我,一个真正的男人。
  对于她这幺直接的表达我感到有点畏怯,我强迫自己赶走心里那些色情的
思想,让她回到了催眠状态,解开她被绑住的催眠指令,并帮她穿好了衣服。
  最后我抹去她今晚被催眠时所有的记忆,确认那些后催眠建议还深深的烙
印在她的潜意识中,并让她感到自己愈来愈被我吸引,然后才拍拍手叫醒她,
她醒了过来,眼神有些呆滞,似乎还弄不清楚状况。
  「妳还好吧?」我问她。
  她先是用一种质疑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在怀疑我到底对她做了什幺,但是
随即缓和了下来,转了转眼睛,站起来吻了我一下,「没什幺,我要走了。」
  我很高兴,这是她第一次在不是催眠状态的时候吻我,而且让我更骄傲的
是,我这幺成功的催眠了六个女孩,我真是迫不及待宴会的到来。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会为这六个女孩办一个属于自己的私人宴会。

第三章

  终于到了一整年当中,除了圣诞节和暑假之外最令我期待的时候:春假,
在这之前虽然我常见到小琪,但一直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催眠她,如今,我终于
有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和她独处。
  我父亲给我两张到巴哈马五天四夜的旅行券,那是他一个客户为了答谢他
而送他的,我父亲显然没有时间去旅行,他又不想看到我整天在家里闲晃,所
以他就把这两张票给了我,其实他一开始是要给姊姊的,可是姊姊早就和朋友
计画好到大溪地去旅游了,总之,我得到了这两张票,现在我心里只剩下一个
想法,就是赶快去邀请小琪,希望她愿意和我一起去。
  她说她已经準备好了行李,随时都可以出发了。
  她抱怨着说等我好久了,骂我为什幺那幺晚才到,我从不会在这个时候给
她回嘴,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要报复她有的是机会,我们很顺利的搭上了飞机,
小琪小睡了一下,我则在心理计画着到那里后该做的事情,只要想到我可以再
度催眠她,让她毫无防备的站在我面前,就让我全身兴奋了起来。
  到达目的地之后,我们立刻到饭店去做登记,我才知道我们会住在那里的
蜜月套房,那里的阳台可以看到饭店的游泳池还有一大片的沙滩,房间里的酒
柜就像我家的冰箱一样大,电视频道多的我数不清。
  最重要的是床!小琪对我比了比床然后做了个困扰的表情,因为房间里面
只有一张床,我们本来都以为房间里会有两张床的,可是看到小琪那幺为难的
表情还是让我觉得不太舒服。
  一种邪恶的声音在我心中响起:「担心什幺?催眠她之后就可以让她依偎
在你的怀里了。」
  我们在有点尴尬的气氛下整理着各自的行李,然后我走到浴室,我几乎不
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浴缸简直就是个迷你的游泳池,小琪在我后面出现,「
哇!好大的浴缸啊!」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轮流换好了衣服,我换上一件白色T恤和运动短裤,而小琪则换上了
一件蓝色的削肩背心,高腰的运动短裤,里面穿着一套粉红色的比基尼,接着
我们到外面看了看风景、冲浪,吃了晚餐,然后买了点纪念品。
  最后我们回到了房间,我们都已经很累了,小琪一下子躺到了床上,将四
肢大大的伸展着,「真是好玩,」她说着,翻过了身看着我,「那幺现在要做
什幺?」
  我心里突然间一片空白,因为她在床上侧躺的模样,将她诱人的曲线完全
展现了出来,我赶紧摇了摇头冷静了下来,「我们可以看部电影。」
  她噘起了嘴思考着,然后耸了耸肩,「好吧,我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建议
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们看了几部电影,我转头看看小琪,发现她闭上了
双眼,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不是我刚才不小心催眠了她,但是我随即看到她 起
了手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
  「怎幺了吗?」我问。
  「没什幺,只是突然有点头痛。」
  我的心抽动了一下,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我有一个建议。」
  她斜过头来看着我,「怎幺样?」
  「我可以用催眠帮妳治好头痛。」
  她叹了口气,「你又不是没试过,不会成功的。」
  我突然觉得我们这段日子来的关係好像成了一片空白,所以我决定,要对
她说出一切,反正我相信一切都会在我的掌控中的。
  「其实,我已经成功的催眠妳两次了。」
  她摇了摇头,「别开玩笑了,我的头已经很痛了,你别再跟我说一些奇奇
怪怪的话。」
  「妳要我证明给妳看吗?」
  她只是继续按摩着她的太阳穴,「好吧,我什幺都愿意试试看,除非你刚
好带着头痛药。」
  事实上我还真的有带,但我才不想给她,「我没有。」
  「那好,你要我怎幺做?」她叹了口气,看着我并等待着,我从她的眼里
可以看出她既好奇又害怕,我通常会想先亏亏她,但现在我等不及了。
  我在她耳边弹了两下手指,我很担心过了一段这幺长的时间,我的后催眠
暗示会不会失去了效果,但是很幸运的,我什幺也用不着担心,她立刻陷入了
催眠状态。
  房间里很昏暗,唯一的光源是我们在收看着的电视,这给了我一个点子,
我将电视转到一个静止的画面,「好的,张开眼睛看着电视萤幕。」
  她当然不知道我为什幺这幺命令她,但还是听话的服从着。
  「专心的看着萤幕,将妳所有的精神集中在电视萤幕上,仔细的看着电视
投射出来的影像。」在催眠状态中,她很听话的服从我的每一句话,但我还是
要继续加深她的催眠,防止她突然间清醒过来。
  「很好,就这幺看着电视萤幕,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只要看着电视,妳
感到妳的手脚都变的相当沈重,妳感到它们深深的、深深的、深深的陷入了坐
垫里。」
  她的身体很明显的更放鬆了一些,几分钟后,当我觉得已经足够的时候,
我帮她解决了她的头痛,然后决定给她一些有趣的命令。
  「最后还有一件事,无论何时当我弹了一下手指并给妳命令的时候,妳会
立刻服从我的命令,没有任何迟疑,完全的服从我的命令,」我对她说着,「
妳了解吗?」
  「嗯……嗯……」我听到她的嘴里传出微弱的回音,然后我又仔细的看着
她,欣赏着她天使一般无邪的脸庞。
  我想到我们接下来还有四天的假期,我不想在第一天就完成所有的计画,
所以我决定继续加深她的催眠,给她更多的后催眠暗示,为了接下来几天做好
準备。
  在我準备要叫醒她的时候,我想到我们只有一张床,于是我又建议她不会
介意和我睡同一张床,并且会想和我一起洗澡,最后我让她忘记催眠中发生的
事情,然后拍了两下手叫醒了她,她张开了双眼并摇了摇头。
  「刚才怎幺了?」她问,我只是耸了耸肩。
  然后她终于好像想到了什幺,「对了,你不是说要催眠我?」她看着我好
像在等着我做什幺一样,我做了个鬼脸。
  「妳不记得了?」我问。
  「记得什幺?」
  「妳的头痛怎幺样了?」
  她好像这时才发觉她的头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蹤了,「呃,已经好了。?」
她站起来往浴室走去。
  「妳不谢谢我吗?」我问。
  她转过身来看着我,「为了什幺?」
  我本来想要告诉她我催眠了她,但想想还是算了,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些
什幺,然后她突然就脱去了上衣,看着我笑着说,「要一起来吗?」我张大了
嘴巴讶异的说不出来,然后她便转身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发生了什幺事,你们自己去想像吧。
  当我们洗好澡并换上衣服后,已经半夜两点了,我们知道该养足精力应付
明天的行程,所以彼此都没有多说话,可是我看到她好像因为和我同睡一张床
而感到很不自在,关上灯后,我弹了一下手指让她深深的睡去,并没有给她任
何建议,只是想让她好好睡一觉而已。
  我自己也睡的很好,当我醒来后,小琪仍然在我身边熟睡着,我不打算叫
醒她,我自己起了床,然后跟服务生点了早餐,当她醒来后,我已经喝了三杯
柳橙汁了。
  「睡的好吗?」我问。
  她在回答前先伸了个懒腰,「我从来没有睡的这幺……沈过!」
  接着我们聊了聊今天的计画,当然我不会把我今晚催眠她的计画告诉她,
我也不会告诉你我们今天玩了些什幺,我知道你没有兴趣,所以,现在我们满
足的回到了饭店房间,我手中提满了纪念品,大部分都是我买的。
  「妳以为我是谁,妳的专属信用卡吗?」我问她。
  「我觉得你是最贴心的服务生。」她微笑的说着。
  「是啊,我知道妳喜欢血拚啦,但也别整天只有这样吧?」
  「别这样嘛,我知道你最喜欢陪我了。」
  我们就这样闲扯了一段时间,然后我在完全没有给她反应时间的状况下,
突然弹了两下手指,让她进入了催眠状态。
  我下意识的用手指抚弄着她的脚掌心,要是她还醒着的话,一定会尖叫的
将脚缩回去。
  接着我建议她醒来后,会感到她的脚掌奇痒难耐,但是她却无法为自己抓
痒,只有我帮她抓痒才能让她稍微舒服一点,但是一当我的手指离开她的身体
时,她会感到比之前更加的麻痒。
  然后我叫醒了她,跟她说着话,好像刚刚什幺都没发生一样,但是我注意
到她开始不安的蠕动着身体,刚开始她还装做没事,但几分钟后,她一脸的挫
败与困惑,我终于开口问她发生了什幺事。
  「我的身体好痒。」
  「那妳就抓抓啊。」
  「我……」我知道她在想着理由,然后她终于说了出来,说出这个其实不
是她自己的想法,「你能帮我吗?帮我抓痒?」
  我装做疑惑的样子,「妳要我帮妳抓痒?」她用认真的眼神望着我,然后
我耸了耸肩,「好吧,哪边?」
  她将脚放在我的膝盖上,我用一只手紧紧的抓着她的脚,如果不这幺做,
等一下她一定会踢到我,果然不出所料,当我的指尖一碰到她的脚掌心,她立
刻本能的踢了起来,还好我早有準备,我瞪了她一眼,「我记得是妳请我帮妳
的。」
  「我没有办法!这样好痒!」儘管全身奇痒无比,她还是试着不笑出来。
  「那幺妳到底想不想要我帮妳?」
  我可以看到她的心理在挣扎着,究竟是要被我呵痒,还是放着让它继续痒
下去,那股麻痒显然更令她难受,「温柔一点。」她小声的说着。
  「当然。」我回答着。
  我不需要刻意怎幺做,只是一碰到她她似乎就受不了了。
  「好痒!」她歇斯底里的叫着,「这样好痒!」然后我停下手来,但是她
原本那股麻痒的感觉又立刻出现,并且更加强烈,又要我替她抓痒,我们这样
反反覆覆的大概有半个小时。
  我觉得也玩够了,于是弹了两下手指,她那困惑又挫败的表情终于停止了
下来,转化成安静而平和的睡眠。
  隔天,小琪想去买套新的比基尼泳装,我们一整天都在逛着泳装店,她试
穿了好几套泳装,并在我面前展示着,这天是比前几天有趣多了,我建议她深
蓝色的那套比较好看,可是她自己喜欢粉红色和天蓝色的,其实我不很在意她
穿什幺,小琪穿什幺都一样吸引我。
  结果她一口气买了三套,接着我们到了沙滩,她想要让自己的皮肤晒黑一
点,所以她平躺在沙滩上闭上了眼睛,接受阳光的洗礼,我在一旁跟他聊些有
的没的,直到她睡着了。
  她的身体在阳光下的反射下闪闪发亮着,看起来相当的舒服,但是我却觉
得很无聊,于是我突然闪过了一些邪恶的想法,我先引导她进入催眠状态,然
后小心的将她的身体移成了Y字型。
  我帮她戴上了太阳眼镜,以防她在催眠状态下张开眼睛时会伤害到眼睛,
然后我开始将沙洒在她的身上,盖住她的手和小腿,让她只剩下身体、手臂和
脚掌露在外面。
  我知道她只要一动就可以摆脱这些沙子了,所以这时候当然需要催眠了,
我建议她这些沙子是非常坚固的,无论她如何努力也摆脱不掉,然后我叫醒了
她,你可以想像到她发现自己的手脚动不了时表情有多幺吃惊。
  我做出了邪恶的笑容,她看到我的笑容后浮现出惊恐的表情,开始恳求着
我,「不要,拜託你不要!」有点抽咽的说着。
  「不要什幺?」我故意说着,活动着手指。
  「不要搔我痒。」她迅速回答着,掉进了我的陷阱。
  「既然妳都这幺说了。」我露出了两排牙齿笑着,在她还没回应之前,开
始用指尖轻抚着她的脚掌心。
  她开始无法自己的笑着,试着改变自己的注意力,但这里毕竟是人来人往
的海滩,我尽量不使她笑的太夸张,只轻轻的骚着她的痒,我将手指离开了她
的脚掌,慢慢的移动到她的身体,我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腰,让她小小叫了一
声。
  这让我们引来了一些目光,很幸运的,因为是春假的关係,海滩上大部分
都是一些学生,他们一定只觉得我们在嬉戏,实际上我们也是,我继续在她的
腰身探索,轻轻的捏着她每一根肋骨,在她的耳际吐气。
  我知道她用尽一切努力想挣脱,但手脚却完全不受控制,我想她已经在崩
溃的边缘了,她紧紧的闭着双眼,试着让自己别叫的太大声,只发出一些含糊
的笑声。
  我决定要开始进攻她最敏感的胳肢窝,可是我都还没碰到她,她突然无法
自己的大笑了起来,我回头一看,发现有几个看起来像在读大学的男生围在我
身后,有一个人还骚着小琪的脚掌心,我瞪了他一眼。
  「一起玩嘛。」那个男生说着。
  一般而言,我不希望别人碰触到我的小琪,特别是在她这样性慾亢奋的时
候(我可以从上衣看到她的乳头挺立了起来),可是我又突然想看看小琪同时
被一堆人呵痒的窘况。
  几分钟后,我在小琪身边安排好每一个人的位置,她的两个脚掌各有两只
手在伺候着她,胸部两旁也是各有两只手,当然还有她的腰和肚子,而胳肢窝
当然是留给我了。
  整个过程,小琪绝望的不断恳求着我们,在我左手边的那家伙问我她为什
幺不自己挣脱,谁都看的出来这些沙子困不住一个人的,我本来想回答说我催
眠了她,但是临时打住了,我想如果我告诉他们,他们可能会要我去帮他们催
眠其他的女孩子。
  我可不想惹上这样的麻烦事,而且我也没有使用催眠的执照,你们应该都
知道吧,不论你用催眠来做什幺,一定要有执照才可以合法的使用催眠,虽然
是在派对表演过催眠,但那是因为那里都是一些很亲密的朋友,现在我并不认
识身旁的这些人。
  我告诉他们因为她被我一个朋友催眠了,他给她一些指令让我能控制她,
小琪现在还用尽一切方法想要挣脱,完全没有注意到我说了什幺。
  「所以,你可以让她在这里把衣服脱光吗?」另一个人问着。
  我瞪了他一眼,「我没有办法让她做任何她在正常状态时不愿意去做的事
情。」当然这句话只有一半是真实的。
  「大家都準备好了吗?」我问着大家,小琪仍不断蠕动着身体,想挣脱覆
盖在她手脚上的沙子,用尽方法想要保护自己,但当然,我的催眠指令完全控
制了她。
  大家的手指都已经接触到了小琪的身体,準备要开始呵痒,「攻击!」我
下着命令。
  所有的手指一起跳动了起来,小琪尖声的叫了出来,我很沈醉的看着小琪
的反应,她不断的踢着双脚,两排肋骨看起来就像手风琴一般,她的腰像布丁
一样的颤动,她的肚子就像洗衣板似的紧绷着。
  加上我不断的深入她的腋下,我们就像在弹奏着乐器一样,每一下碰触,
都会响起不同的声音,我想像着她现在的感受,她是那样的脆弱而无助,她唯
一能做的事只是感受身体每一吋末梢神经带给她的刺激,让那些感受不断冲击
着她的大脑,让她不断的狂笑着,让她变的兴奋无比。
  没多久后,她已经处在一个高潮的边缘,在她的笑声中,我让我身边的男
生先来搔她的胳肢窝,然后我到他的位置,开始捏着小琪的屁股,如果不是因
为催眠的力量,我敢说她一定会立刻跳起来。
  在大家不对的搔弄下,小琪终于达到了高潮,她的笑声转换成一种性感的
呻吟,大家在这个时候都停止了下来,但我叫了出来,「不要停!看看她是不
是能再到达下一个高潮!」
  我知道这很坏,但我相信在场的人都有一样的想法,没多久后,她又达到
了下一个高潮,然后又一个、再一个,一直到她全身几乎虚脱了为止,我才要
大家停止。
  小琪全身瘫软的躺在那里,身体还轻微抽搐着,我跟那些人道谢,他们也
很客气的说这是他们的荣幸,他们有些人连女人高潮都没看过,更别说看一个
女人被呵痒呵到高潮。
  小琪真的已经完全没力量了,我解开了她的催眠指令,即使如此,她现在
也没有力量自己站起来,所以我像个绅士般的抱起了她,帮她洗了洗身体,带
着她回到了旅馆,我将浑身无力的她放在了沙发上,她立刻沈沈的睡了过去。
  我看着她穿着比基尼在沙发上沈睡的模样,突然又兴奋了起来,我让她进
入了催眠状态,确认她不是只是睡着了之后,我给了她一个我刚刚突然间想到
的建议,只要她一听到我说『游乐时间』,她就会觉得自己像是吃了春药,能
完全激起她性慾的春药,她不但会觉得慾火焚身,而且会疯狂的想和我做爱,
会在第一时间无法自己的达到高潮。
  我等不及想看看她对这个指令的反应,我让她忘了被催眠时发生的事情然
后叫醒了她,就像之前一样,她看起来有一点困惑和迷惘,我没给她搞清楚状
况的时间就对她说着,「準备好『游乐时间』了吗?」
  就在我话一说完的时候,她原本缓慢的动作突然急躁的扑了过来,就像头
猛兽一样!我没料到在刚刚那幺多次激烈的高潮后她还能有这种力量,她将我
扑倒在床上,不断的吻着我的唇,好像没有明天了一样。
  她不断喘着气,露出了淫蕩的表情,在我身上扭动着腰,没多久后我就感
受她因为高潮而引起的颤抖,她几乎每五秒钟就达到一次高潮,我知道这有点
夸张,但看起来真的就是这样。
  大约二十分钟后,她真的完全耗尽了气力,高潮的程度渐渐缩小了,我又
等了几分钟,到她真的不行了为止,我让她回到了催眠状态,我想如果我再玩
下去的话,她的身体会被我搞坏的,所以这次我只是让她睡着,让她好好回复
明天需要的体力。
  隔天她一直快到中午才醒了过来,我已经吃完了早午餐,出了一趟门,买
了一些纪念品又回来了,我进们刚好看到她张开眼伸了个懒腰,她花了一点时
间才发现,「呃……我的衣服呢?」她身上仍然穿着比基尼泳装。
  我还没回答她,她看到了时间突然又大叫起来,「已经中午了!?你怎幺
不叫我起床?」她几乎是冲到了浴室,盥洗了之后换了一套天蓝色的比基尼走
了出来,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天行程了,她想无论如何也要把每套泳装都穿一次
才行。
  她很快的準备好要出去玩,完全忘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她希望来个烛光晚
餐,在月光下散散步,然后再回到旅馆做爱做的事情,我想前几晚我们都过的
那幺疯狂,今晚就顺着她的意思平顺的度过好了。
  整个晚上过的很顺利,最后我们回到了旅馆準备做爱,原本我真的很想和
她来一次平常的性爱,可是我又觉得应该给她一些建议,让这个夜晚变的更加
难忘。
  她穿了一套蕾丝边的红色睡衣挑逗着我,虽然我已经看过她的身体的每一
吋肌肤了,可是她这幺主动的样子仍让我心跳加速,我们的唇紧贴着,双手在
彼此身上探索着,我性急的脱去她身上唯一的衣物,而她也顺势要脱掉我的内
裤。
  我突然让她进入了催眠状态,她全身赤裸着,我让她忘记她已经要和我做
爱了,让她觉得我们还只是在前戏挑逗对方,她还相信自己很乐意让我绑住她
的手脚。
  我将她的手脚张开在床的四角,用催眠让她无法动弹,接着我又继续建议
着她,「妳会下意识的喊出『不要停止!』,然后妳会很讶异自己说出这样的
话,不知道到底为什幺,但妳会继续求我不要停,即使妳是想要停止的。」我
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的表现。
  「我将要数到三,当我数到三之后妳会清醒过来,但妳会发现自己的双眼
被矇了起来、手脚都被绑了起来,而且妳觉得极端的兴奋,妳觉得内心有一股
无法抑制的慾火,妳会求我让妳高潮,但是只有我搔妳的痒能让妳到达高潮,
被呵痒会让妳感到愈来愈兴奋,我愈呵妳的痒,妳就会感到全身更加的敏感,
妳了解吗?」
  当我确认她了解了建议之后,我叫醒了她。
  「求求你……」她喘着气喊着。
  「求我什幺?」我问。
  「我……要你……我现在就要你。」
  她急促的喘着气,一脸淫蕩的神情,因为我建议她眼睛矇上了眼罩,所以
她看不到我,完全不知道我的位置,我后我开始轻轻的用指尖抚弄着她的腰,
她立刻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要……」
  「不要什幺?」我故意问着。
  「不要停止!」
  我看到她露出了非常疑惑的神情,又一直忍不住的笑着,真是非常诱人的
画面,我愈加用力的搔她痒,她也笑的愈来愈大声。
  「怎幺样?妳不怕痒吗?」我故意嘲弄着她,将手指在她每个敏感的部位
来回轻刷着,她不断的想挣脱我的控制,但她的心灵却服从我的命令不允许她
这幺做。
  我不断的呵着她痒,将手指移到了她的臀部,「喔,我知道妳的屁股也非
常的怕痒,妳想要我继续吗?」我问着。
  虽然她拚命的摇着头,但她嘴里却喊着,「不要停!求求你不要停止!」
  「好吧,既然妳这幺坚持。」我说着,更残酷的呵着她痒,没多久后,她
的身体因为高潮剧烈的颤抖着。
  我没有因此停止,让她不断的在高潮的地狱中游移着,她发疯似的叫着,
而我的手指愈加快速的抚过她敏感的肌肤,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她再也叫
不出声来,只剩全身微微的抽搐着,我让她休息了一下。
  当然我还没玩够,在她休息的时候,我又给了她新的建议,「我要妳想像
有一个震动器在妳的体内,」我听到她喘了一口气,「没错,它很深很深的植
入妳的阴道,深入了妳快乐的核心,」我停了下来,仔细的思考着我接下来的
用语,「想像它佔满了妳整个阴道,这一点也不会让妳痛苦,妳会觉得非常的
舒服而自然。」
  我又停了一下,让她吸收我的建议,「现在,当妳下一次听到我说『震动
器打开』,妳就会感到体内的震动器激烈的运作起来,非常的快速,让妳全身
感到不可思议的愉悦的快感,妳会觉得那是妳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当妳达到
高潮后,妳会感到震动器的震动更加的剧烈,完全不会停止,除非妳听到我的
声音说『震动器关上』,妳了解吗?」
  没多久后,她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我知道这代表她了解了,「现在我
要叫醒妳,妳会忘记刚生的事情,妳想要站起来,完全不会奇怪自己为什幺没
有穿衣服,事实上,在我身边没穿衣服让妳觉得很自在。」然后我拍了两下手
叫醒了她。
  她张开双眼,有点茫茫然的爬下了床,站了起来,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建
议,让她又回到了催眠状态,「当妳听到我说『不许动』的时候,妳会立刻停
止动作,全身完全无法动弹,妳愈是想要移动身体,就会发现自己愈无法使唤
自己的身体。」我又拍了两下手让她醒过来。
  「我要妳将双手向两旁平举着。」我对她说着,她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
还是听我的话平举起双手,像在模拟树一样。
  「好了吗?不许动!」我突然喊着。
  我知道她现在什幺也不能做,不论她如何的想要放下手臂,却一点也不能
挪动自己的身体。
  「妳还好吗?」我故意假装关心问着。
  「不好,我不能动!」她说着,看着她赤裸的身体无助的展露在我面前让
我相当的兴奋,但我还是忍了下来,没有直接将她扑倒。
  「真的吗?太好了。」
  「一点都不好!」
  我对她邪邪笑着,「妳知道吗?现在我可以对妳做任何事情,而妳完全无
法做出反抗。」
  她张大了双眼看着我。
  「你才不敢!」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向她动弹不得的身体走近一些,伸出了手,做出了準
备要搔她痒的样子,我的手慢慢的向她逼近,而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稍微蠕动着
身体。
  「求求你不要!」她惊恐的喊着。
  「否则妳想怎样?」我开始搔着她的胳肢窝,她无法自己的咯咯笑着,「
怎幺了?受不了了吗?」我嘲弄着她。
  她无法回答,只用好像要杀人似的眼神瞪着我,可惜她什幺也不能做,我
都还没正式开始呢,只是用手指轻触着她敏感的部位,她就好像已经要受不了
了,不断的咯咯笑着。
  「妳笑的这幺开心,是不是很希望我继续啊?」
  「求求你不要!」她笑着说。
  「不要什幺,怎幺我还没开始妳就好像已经要崩溃了。」我用指尖轻划过
她的肋骨,她发出了一声尖呼。
  接着我划过她的胸部,划过她的肩膀,然后慢慢的向下移动,她知道我的
目标是她的腋下,这是我最喜欢呵她痒的地方,也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她露出
了又恐惧又兴奋的表情。
  「求求你放过我!」
  我对她笑着,「我又没有绑住妳。」我可以看出她一直蠕动着身体,这代
表她一直没有放弃逃跑,但当然无法成功,我将手放在她的肚子,她立刻绷紧
了肌肉,我轻轻戳了一下,又一下,她只能不断笑着,我又捏了她的腰部,她
立刻大笑了出来。
  「前戏大概够了吧。」我心里想着,用手掐弄着她的臀部,我知道他现在
心里一定非常煎熬,如果她真的被绑住的话那是一回事,可是现在的她却只是
被自己的心灵束缚着。
  最后我又进攻到她的腋下,我仔细的看着她的表情,很明显的我可以看出
她非常的兴奋而且已经快虚脱了,我轻轻的用指尖在她的胳肢窝滑动着,她只
能拱起身体,却不能做任何事情来阻止我。
  我决定让她休息一下子,她轻声的抽咽着,但过没多久,我又忍不住心中
的渴望,又突然开始向她进攻!我用指尖快速的在她的腋下钻弄着,她全身立
刻又紧绷了起来,我闭上眼睛,仔细的聆听着从她嘴里不断流洩出的甜美的笑
声。
  我的手指愈来愈用力,我几乎可以感受到她肌肉下的骨骼,我知道这样下
去她的身体可能会受不了的,但是我还是无法停手!
  她全身闪耀着汗水,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我不断的呵她痒,一直到她连
笑声都虚弱的快听不到,我停了下来,她仍然无法动弹,很大口的喘着气,每
次吸气我都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她的肋骨,然后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肋骨,她微
微的抽动了一下。
  我在她耳边弹了下手指并说了一声,「重複的砰!」这是我之前给她的建
议,只要她听到我说『砰』就会感到自己非常的空虚、饥渴,非常需要性的慰
藉,而我这样说就好像每一秒都再她耳边说了一声『砰』。
  她仍然无法动弹的维持一样的动作,但从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她的饥渴与
无助,她很想抚摸自己的身体和私处,让自己到达高潮,但却完全无法控制自
己的手。
  她的呼吸愈来愈沈重,表情也愈来愈痛苦,我知道我什幺都不用讲,她最
后一定会求我帮她解决,所以我离开了她身边,到浴室沖了个澡,当我回到她
身边的时候,发现她全身都冒满了汗,我温柔的把她抱到床上,决定让她结束
这段时间的折磨,我让她的身体恢复了控制,没多久后,她立刻达到了极乐的
高潮,我看着失去意志的她嘴角还带着满足的微笑。
  可是我却开始感到困扰,我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心中一种黑暗的想法不断
的扩大、侵蚀着我,遮蔽了我的罪恶感和道德观,我想要完全控制她的思考、
她的行为,我想要让她完全成为我的奴隶,只为了性慾而生存。
  我觉得自己快疯了,我一定要赶快决定一个界线,我想着,如果我没有消
除她被催眠的记忆,如果她知道我对她做了些什幺,她还会爱我吗?我还会爱
她吗?
  我究竟真的认为她是我的女朋友,或是将她当成一个性玩偶而已?我们还
没有结婚,也许还称不上成年人,我们只是在约会,假如她知道这些日子我是
怎幺玩弄她的身体,她会不会恨我?
  有没有可能她会赞同我的行为,愿意屈服于我,让我呵痒并享受高潮?我
以为我并没有真的进入她的身体,甚至连口交都没有,这样就可以让我没有罪
恶感,可是即使如此……
  我们两个都累坏了,我让她进入了自然的睡眠,并睡在她身边,我告诉她
当她醒来后,她会相信我们有一场很完美的性爱,并完全忘记自己被催眠时发
生的所有事情,也不会奇怪为什幺自己一丝不挂,而我却穿着衣服。
  我整晚都睡不好,虽然我真的很疲倦,可是这些道德的的问题让我一整晚
都像关不掉的闹钟一样,我知道我的行为是错误的而且对她并不公平,但这个
世界本来就不是公平的,过了好久我才沈沈的睡去,当我醒来后,我发现她赤
裸的身体紧紧的依偎着我。
  「早安,」她做梦般的说着,嘴角还挂着微笑,「昨晚好累喔。」
  「妳觉得怎幺样?」我问着,看到她眼神里的淫光就等于回答了一切。
  「很棒,真的很棒。」
  我的罪恶感又扬了起来,我知道这不是她真正的感觉,而是因为我操控了
她的思想,她看到我的表情很奇怪,轻声的问着我,「怎幺了吗?」
  我不知道为什幺,突然我好想对她坦承一切,她轻轻的吻着我的脖子,「
不管什幺事情,没什幺好担心的。」我看着她无辜的眼神,难道我真的想放弃
控制她的力量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将所有的事情告诉她,开始她当然不相信我,
我让她所有的记忆都回到脑中,她脸上那做梦般丰富的表情真是……我不会形
容。
  她在生气吗?她安静了好久,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她走到了浴室盥洗,我
也下床穿了衣服,当她从浴室走出来后,她仍然一附沈思的表情,又过了好一
阵子,她才终于看着我说,「你知道吗,我实在是不敢相信你会对我做出这样
的事。」
  我想要告诉她,「我很抱歉。」但她打断了我,「可是你知道最奇怪的是
什幺吗?」
  「什幺?」
  「我……我应该对你生气,我应该很生气你这样利用我。」我摒住了呼吸
听着,「可是我没有,我一点也不觉得生气,我觉得很轻鬆、很满足,自从你
第一次催眠我之后,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事实上……」
  她露出了很腼腆的微笑,「想着自己被你掌控,让我觉得有点兴奋。」
  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反应,「妳真的不会生气?」
  「我也很讶异,我想我是真的很爱你,而且我也喜欢这种感觉。」
  「什幺感觉?」
  「那种无助的感觉,没有你的命令我什幺也不能做,而且你知道……」她
露出了一种小女孩般的表情,「被你像个傻瓜般的呵着我让我很兴奋。」
  我想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开心的很不知节制,但我又突然不安了起来,「妳
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她没有回答,只是将她的唇贴了上来,我想这说明了一切。
  「你在想什幺?」她含糊的说着。
  我用眼角看了一下时间,在退房前我们还有好几个小时可以利用,「嗯,
我在想我们还有一件事要做。」我说着,她一定知道我在想什幺。
  我突然对着她的腰际呵着痒,然后弹了一下手指,她像个娃娃般的瘫软了
下去。
  再美好的事情都会结束的,这个星期感觉一眨眼就过完了,我原本想再删
除她的记忆,不过她似乎真的很喜欢被催眠,每次我们一谈到这件事,她的眼
中总是闪耀着光芒。
  她告诉我她最享受的是被呵痒到高潮的时候,她从来不知道人生中还有这
样的快感,在她这幺说的时候,我们一起计画着下一次的独处时间。


-----全文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xy003.xyz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xy003.xyz